永丰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李宇春内心的狮子抬头了就别再次沉睡鹤岗

2020-02-22

李宇春

中国娱乐网讯 今年的“快乐女声”里横空出世了一个“绵羊”曾轶可,好比皇殿下新入宫的女伶。而四年前的“超级女声”打造出来的姑娘们,现今早已坐上了后宫皇后宠妃的宝座。皇后还是有梦想,李宇春还是在以每年一张的速度出版专辑,而这一次创作占据了极大比例,是一个质的改变。

对一位“非玉米”来讲,李宇春的现场表演确实有她自己独到的魅力。只说亚东演唱会那次的表演,在众多充满着流行媚俗气质的歌手翻玩了亚东的作品后,穿着西服登场的李宇春令人眼前一亮。她的动作没有拖泥带水,利落得丁是丁,卯是卯,唱得也不再有选秀时候的某些荒腔走板。当接过吉他弹王菲那首《闷》的时候,她生涩的找音动作不禁让人有些担心。不过她仍旧完整弹下来了那对于初学者并不十分容易的前奏solo,并且边唱边在琴颈上上下游走按对三五和弦的位置。这些并不简单,尤其是在那么大的台子上,与那么多技术精湛的乐手一起,李宇春的瘦小被衬托得更加瘦小。但是我们却得出一致的结论:“她震得住场子。”

出道四年,李宇春成长在强大的舆论背景下,音乐之路走得也相当辛苦。难能可贵的是她在舞台上的样子依然清澈且羞涩,没有很多歌手在大染缸里泡一泡就染上身的油滑。她再耍范儿你也觉得看起来很干净,不像很多选秀歌手为了讨好观众与评委,不自觉流露出来的面部动作和眼神。之所以提到曾轶可,便是想起她那幅天然呆的表情。当一切置身于事外时,舞台就是你的了——李宇春则是开创了这样的先河。

但是,仅仅有现场的话,你作为一个copy歌手便无可厚非。甚至有很多copy出身的人,到最后,翻唱就比自己的歌来得更出色。相信李宇春会认识到成名之路同时给她贴上的标签,一直在摸索自己的曲风,于是于这张《李宇春》中初初来展现自己。“我也是能创作的”?是吗,也许不只是这么简单。无论是老宋、公司策略还是她自己,都知道只有这样发展,才会继续开拓这条音乐之路,才会发掘出她身上蕴含着的潜能。应该感谢太合麦田给了李宇春这样一个好的环境,在这么多原创音乐人济济一堂的公司里,做一个只唱别人歌的“选秀歌手”,想必不是宋柯以及李宇春的希望。曾轶可没事儿闲的时候都跑到摩登天空跟乐队学吉他,李宇春乐器不离手也是迟早的事,在台上摇滚起来也是迟早的事——尽管她其实不太摇滚。

说她“不太摇滚”并不是贬义,因为摇滚本身也不是什么高级的词儿。李宇春的《李宇春》,仍旧是在流行音乐的功底上诞生出来的作品,从编曲的走向也可以看出,公司无意把她打造成一个“摇滚明星”。至少现在是。大量流行音乐常用的音效手段贯穿整张碟的试听曲目,说实话初听有些失望——那种过于华丽、有些俗气的电气化感觉。但是庞大的流行歌手舞台效果需要这些,那么你只要希望她唱得本真就好。

听这张专辑的试听,仍然可以感觉到李宇春受周杰伦影响之严重。《阿么》、《籁赋》、《千域千寻》等歌无论从词还是曲,都带着周董不可消除的音乐因素在其中。而《活该》又刻意在编配上营造出王菲的感觉,比如那些粤语词和音节的拐调,包括《阿么》也有点,更加时尚化了。但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像《常旅客》、《脚踏板》这类歌曲,并不是因为它柔,只是因为在这个年纪的歌手,写的慢歌往往比快歌更踏实一些,更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那些寂寞的、悲观的、幸福的小念头,只有在这样的心境下,你才会体会到作品离你的距离在缩小。相信那些常常坐飞机的人一定会把《常旅客》设成心头爱,把无可言说的心情寄予心中那个他/她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音乐不就是这样的吗?所有既忠于自我,又打动别人的歌曲,是我首肯的音乐。

说到“忠于自己”,《小宇宙》这首歌就保持了李宇春一贯擅长的童趣,幽默冷面小双鱼,对吧。尽管这首歌的曲子不是她写的,她自己写的词有那么点“90后”(非骂人,泛指低龄化),却让人印象满深刻的。这首歌拿给大张伟也同样是首适合的歌,只是给他唱了,也许会淹没在一万首《嘻唰唰》里面。给李宇春唱了,就显得很出彩。

尽管说了这么多,我们还是很难避免一个现象,那就是李宇春是种“现象”——比起歌手来,她被人记住的还是“她是个现象”。无论是庞大的玉米群体,还是她的言行,或者世界上对她的评判,真正把她当歌手的并不多,除了那些真正追随她的人。这跟Michael Jackson性质不一样,虽然天堂乐队形容在音乐节上“当李宇春上台后,玉米的狂热程度就像看到了MJ。”MJ可以用他的歌声打动一个并非他歌迷的人,可是李宇春还不行,所以她仍旧

潍坊京都白癜风医院

健康顾问

小凡君

潍坊京都白癜风医院

友情链接